笔趣芯 > 九州魔神录 > 第八十八章 真气亦随行

第八十八章 真气亦随行

什么是真气?

  昆仑创派祖师在笔迹中写道:真气灵蕴,法随物形,生相万物。即是说,真气是“法”的一种,可以幻化为万物的形态。

  所谓的“气剑”一脉的招数,实际上就是用真气幻化为“剑”形。

  同理,真气也能幻化为其他东西,比如变成甲盾来保护自己。

  一柄真气的剑砍在一张真气的盾上?孰强?

  这边要看二者的修为了。使剑者修为更高,真气更加纯厚,那么他的气剑便能像切豆腐一般毫不费力地将气盾切开。若守御者修为更胜一筹,那么无论何种攻击都伤不到他半分。

  当静沐的双手擒来之时,修纵已展开了真气防御。

  他惯使龙拳和虎爪,若不擅长真气防御,与使用兵刃的人肉搏未免也太吃亏了。

  但静沐的双手竟然径直就穿过了修纵的真气防御,丝毫没有受到阻碍。

  这是怎么回事?

  修纵能想到的唯一解释,便是静沐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这可能吗?

  修纵就算不敢置信,但也只能接受这一点。

  但他错了。

  静沐能够破开他的真气防御,所靠的并不是深厚的内力修为,而是一种破坏真气的技巧。真气本是无形之物,可一旦幻化成形之后,也就有了破坏之法。就像有形的招式都存在着对应的破招之法一般。

  只是懂得破坏真气法门之人本就不多,在五十八年前枯木林一役后更是失传于江湖。修纵这种武林后辈,别说见过,就连听也不曾听说过。

  纵然是看台上的武林名宿,也有不少人识不出此法,由此可见枯木林一役造成的武术断层影响之大。

  校场上,修纵因为认知的局限,误判为对手的修为在自己之上,在抢攻与防守上也就变得束手束脚。再加上他的真气防御根本排不上用场,面对静沐的擒拿手只能闪避不能硬挡,局势便越发不利。

  又拆得几招,修纵几次险些被静沐抓住。

  静沐右手又擒来时,修纵下意识挥手去挡,凝结的真气再次被穿透,幸得修纵反应够快,手臂及时回缩,这才没有被对方擒住,但袖子上仍是被对方撕下了几根布条。

  修纵往后一跃,和静沐拉开距离,施礼道:“师妹好功夫,我认输了。”

  局面上虽然他为露败像,但修纵心中已无战意,干脆地选择了投降。

  修纵是虎先生的入室弟子,更是他的得意门生之一,本以为他一定能夺得一个好名次,却没想到在第二轮便败下阵来。

  最高看台上。

  虎先生虽然难免有些失望,但仍对岩先生祝贺道:“名师出高徒,老弟,你的这个女弟子可了不得。”

  岩先生微笑点头,并未说话。

  校场上,静敏的比试也已经开始。

  她的对手是本次演武会的热门,鱼先生的弟子,玄岐的师兄,玄问。

  玄问性格沉稳,所使兵刃是鱼先生亲授的“七星剑”。所谓七星剑,其实是七把不同的剑。这些剑中最短的和匕首差不多,最大却是一柄重剑,看上去比其他六柄加起来还要大。七剑有四柄收纳在背后的剑归里,一柄软剑卷在手臂上,一柄短刃斜插在腰带上,一柄重剑则用粗布捆好,负在背后。

  与静敏比试手,玄问手一扬,一柄粗细均匀之剑便自行从剑归中飞出,落入他的手中。

  此剑剑身上刻有“玉衡”二字,正是代表七星中的玉衡星。

  静敏知道七星剑的厉害,但既然遇上了这个对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这时,玄问忽然将剑身插进地面,只见一点点星光在地上连成折线,并朝着静敏蔓延而去。

  静敏连忙后退,地上星光泛起之出,竟然全都炸裂开来,激起无数碎石。

  站在校场中负责记录胜负的弟子连忙叫道:“同门比试,不可伤人!”

  此招声势实在太大,如有不慎,只怕静敏会血溅当场。

  但玄问将剑从地面上抽出时,所有被爆炸激起的碎石忽然停滞在空中,微弱的真气附着在这些碎石上,竟然发出淡淡荧光,就好像是漫天星辰一般。

  玄问执剑跃起,脚踩在这些星辰一般的碎石上,向着静敏跃去。

  静敏被碎石封锁了行动路径,根本避无可避。

  “师妹,承让了。”

  再回过神来时,玄问的剑已经停在了静敏喉前三寸处。

  空中,碎石接连脱力落下,这一场比试也尘埃落定。

  输给玄问只是意料之中的事,玄问在这一场比试中并无保留,某种意义上也是对她的尊敬。静敏本该了无遗憾,只是输掉了比试,她的心中总有些不舒服。

  校场外。

  静秋走到静敏身边,想要安慰她。

  但静敏却先挤出一个笑容,说道:“这个玄问好厉害,你若遇上他,可要当心了。”

  静秋点了点头,但神情中并无多少自信。

  “你最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感觉有些心不在焉?”静敏问道。

  静秋摇了摇头。她也说不清楚自己的状况,自从上次回来之后,她的心就一直无法安定下来。

  “唉。”静敏忽然说道,“有些事不能一辈子藏着掖着,总要说开来才好。”

  “什么事?”静秋茫然的说道。

  “旁观者清。”静敏说道,“今晚我就去为你问个清楚明白。”

  与此同时,沈修白正在和玄岐一同观赛。

  玄岐向他解说校场里的哪些弟子深受长辈器重,是这一届演武会里的热门,又解说这些人所使的兵刃,分别是什么来头。玄岐所说的事在昆仑山都算不得什么秘密,但沈修白却对这些事一概不知,听得津津有味的同时,也让玄岐在心中暗自惊讶:师弟怎么连这些事都全然不知,难道鹤先生在故意瞒着他吗?

  这下他可冤枉鹤先生了。他所说的许多“常识”,别说沈修白不知道,鹤先生自己也不太了解。

  鹤先生天资不凡,又眼界奇高,连掌门也不放在眼里,哪里会关注弟子之间的琐事?更别提讲给沈修白听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