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极品上门医婿 > 第五十八章 求饶

第五十八章 求饶

不过那个所谓的刘爷也不是吃素的,他没有什么能耐把林长安怎么样,虽然他也会一点武功,但是他看得出来林长安是远远的比自己强。

  “你完了!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我可是陈家大公子陈霆夜的人!”

  刘爷这话也并不是假的,当刘爷也只是一个混混,只不过在一些到处乱窜的混混里面有点威信。

  然后遇到了陈霆夜,他帮忙把刘爷的威信竖了起来,从那以后这个叫刘爷的天天走街串巷收保护费,当一些混混的大哥。

  而陈霆夜则享受着每个月按时交给自己的孝顺费。

  两个人可以说是狼狈为奸,是这里的土霸王。

  林长安招惹上他,也是因为他坐的那个位置是刘爷专属的。

  或者刘爷最欣赏的兄弟也有资格坐一次两次。

  从舞池出来那些美女当然看不上刘爷这样的小混混,她们的目的是通过讨好这些人接触到陈霆夜。

  林长安听到这话冷哼了一声。

  “来来来,你把那个混蛋叫过来,你信不信,别说是他来,就杵在这里和个傻子一样,就算我打他一顿,他都不敢对我怎么样。”

  林长安这个嚣张的态度让刘爷火冒三丈。

  “你还不知道吧,陈家大公子已经回来了,你以为他是还在外国吗?我和你说你完了!”

  林长安听到这话也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他不仅知道这件事情,他还知道其他的刘爷不知道的事情。

  刘爷二话不说拿起电话就打了过去。

  “陈大哥吗?啊,对对对,是我是我,这里有个人看不起你呢,过来打他!”

  那边的陈霆夜听到这话先愣了一下,后来仔细想了想,反正家庭决定后天才公布这个消息,自己现在还是大家眼里不折不扣的陈少爷。

  “等我。”陈霆夜挂掉电话就直接赶到了那个地方。

  到了之后他一脚踹开门,直接吼到:“我看看是谁胆这么肥,我的面子都不给?”

  他一边说着一边嚣张地走上前来,看到座位上安静的坐着的人抬手就要打。

  “真老实啊,看到我来了都不知道给我让座?”

  下一秒那个人就握住了陈霆夜的手腕,他看清楚那个人时,吓软了腿。

  “靠,废物…不,林爷…”

  虽然只见过一次面,看过几次照片,但是这个人的脸深深的烙进了自己的脑海里,恐怕没个三四十年是忘不掉了。

  就是他一个自己以为是废物的人物,在今天上午,轻而易举地叫来那么多人为自己助阵。

  其中还有自己最怕的胡老爷子。

  而胡老爷子那时候正好还查到了自己母亲年轻时候借口说要带那个女孩子玩,转头把女孩子扔掉的事。

  新新旧旧的好多事情他一起发作,最后自己的爷爷不得不把自己逐出陈家,这件事情论及始作俑者,还应该是林长安。

  如果不是这个混蛋,哪怕查出来这件事情,自己受一点牵连,也绝对不至于离开陈家,离开这个蜜糖罐子,还只拿了二百万。

  “还需要我帮你让座吗?”

  林长安微微点了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陈霆夜。

  陈霆夜后背冒出了冷汗,他点头哈腰:“不用了,不用了,林爷,实在是冒犯,这是误会,实在是误会……”

  林长安看上去并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他悠哉悠哉地倚在酒吧的柜台上,抬手拿起服务生调好的另一杯酒,慢悠悠的抿了一口。

  “误会?你倒是说说有什么误会?”

  林长安的语气明明是淡淡的,没有表现出愤怒,也没有表现出其他的情绪,却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我还以为是谁……”

  陈霆夜脱口而出。

  “哦,你的意思是去其他人就活该被你这么欺负,是吗?”

  林长安笑意盈盈,手下微微一用力就捏爆了一个杯子。

  调酒师战战兢兢不敢怠慢,马上把碎片收拾干净,又端上来一杯新调的酒。

  “不不不……”陈霆夜听到这话吓得冷汗都流了下来,本来自己就被安上了个强抢民女的名声,还被逐出了陈家,这一回要是再添一个欺负百姓的黑料,那自己可真的是再也不能翻身了。

  陈霆夜心一横,抬脚就踹向了老老实实在旁边站着大气都不敢出的刘爷。

  “都是这个孙子,说有人在酒吧里闹事还侮辱我!林英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这些事情,你看我这几年都一直是在国外……”

  陈霆夜找到了替罪羔羊以后,就把自己所有的错事都一股脑的往刘爷身上推。

  “都是他!在我出去这段时间作威作福还败坏我的名声,本来我是一个很好的人的!”

  刘爷听到这话非常委屈,张了张嘴,刚想辩解却又吞了回去。

  毕竟是他把自己从一无所有的小混混提拔到现在这个程度,虽然现在不能算多厉害,但好歹也有房子有存款,还风光快活了好几年。

  刘爷内心觉得他对自己有恩,既然如此,就算背个锅也没有什么。

  这个时候林长安也看到了不发一语的刘爷,不知道他是迫于淫威还是真的仗义,饶有兴味看了一眼。

  “林哥,林哥,你饶了我这一次……”

  陈霆夜看到林长安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赶快求饶起来。

  毕竟今天早上,林长安也没有什么反应或者举动,但是,他却确确实实的搞来了一波大佬,不但把自己收拾了一遍,还几乎斩草除根。

  而那一边的人看到大名鼎鼎的陈家大少爷在这个时候居然朝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小人物求解了饶,脸色变得非常微妙,窃窃私语了起来。

  “哎呀,你说我这怎么相信你?”

  林长安悠哉悠哉地晃着酒杯里的酒,一口饮尽以后伸了个懒腰,头也不回地走到了门口。

  两个人松了一口气,以为这件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林长安却再次回头。

  “他是你的人,你没有那个面子让他免了什么罪过,但是怎么处罚你还是有这个资格决定的。”

  这话一出,刘爷就知道自己再劫难逃了。